新华社南宁12月12日电(记者王念潘强朱丽莉)位于中越边境的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越南文和中文混搭的路标、广告牌随处可见。货物堆积如山的物流园里,一辆辆大卡车排起长队等待边检,清关后驶向中国各地。

广西钦州保税港区码头。新华社记者张爱林摄广西钦州保税港区码头。新华社记者张爱林摄

  数十架平衡车来回穿梭,26岁的报关员农俊是其中之一。农俊是边民,两国边检部门相距约一公里,他每天来回数十圈。“交易量逐年增多,这和40年前父亲从事边贸时的情况完全不同。”农俊说。

  40年来,广西、云南、内蒙古、新疆等边疆省区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浪潮下,纷纷扩大与周边地区的交流与合作,昔日相对封闭的边陲已逐渐成为中国开放的前沿,为“一带一路”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这些地方大多处于西部、西北部的大石山、高寒、沙漠等自然条件较为恶劣的区域,经济发展一直是难题,在改革开放之前,这些地方的群众生活条件十分落后。”四川大学西部边疆中心地缘政治研究所所长戴永红说。

  94岁的邓克群家住广西南宁附近的大伍屯,他清晰地记得40年前的生活场景。

  “以前吃苞谷木薯,过年过节才有白米饭,肉很少有。”邓克群年轻时生活很苦,他要养牛耕田来养家糊口。直到步入晚年,生活才开始好转。他把这翻天覆地的改变归功于改革开放。“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没有了,吃啥有啥,生活好太多了。”

  2017年,广西地区生产总值超过2万亿元人民币,是1958年自治区成立时的832倍。

  “1992年,中国开始实施沿边开放战略,国务院陆续批准满洲里、河口、凭祥、东兴等14个城市为沿边开放城市,中国边疆迎来了历史性发展大机遇。”戴永红说。

  56岁的越南人赵亚莲是广西第一位拿到“绿卡”的外国人。1992年后,她利用自己能讲越南语、普通话和粤语的多重优势,到中国边境城市凭祥寻找机会,之后常年往来于中国上海、凭祥和越南河内之间。

  “那时候中国国内制造业加速发展,各种产品越来越丰富,市场越来越繁荣,尤其是上海。”赵亚莲说,她常年乘火车从南宁到上海进货,再带着货物通过凭祥口岸进入越南,主要贸易货物是布匹,红火的生意带动了很多越南人从事布匹贸易。

  “2004年开始举办中国—东盟博览会是最大的分水岭,广西前后变化非常大。”赵亚莲说。

6Pq1-hqackaa7512492

  位于中国西南边疆的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位于中国西南边疆的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赵亚莲所说的中国—东盟博览会至今已经举办15届,已成为中国与东盟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前15届博览会共有70余位中国和东盟国家领导人、2800多位部长级贵宾出席,60多万名客商参会,共举办了200多场会议论坛。

  通过博览会,东盟国家的咖啡、榴莲制品、珠宝玉器等特色商品越来越多地走进中国市场;而中国的知名企业如柳工集团、上汽通用五菱、中国路桥等,也借助东博会走向东盟。

  15年来,广西对东盟贸易额从52.1亿元增长到1893.8亿元,年均增长27.1%。东盟连续17年成为广西最大的贸易伙伴。

  北京大学东盟国家研究中心主任翟崑教授说,中国—东盟博览会是中国边疆省区进行对外开放的有益探索,随着东博会的成功举办,中国开始在边疆省区升级、新办多个博览会,包括中国—南亚博览会、中国—亚欧博览会、中国—东北亚博览会等,这些成为边疆省区不断扩大开放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平台,并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后,中国边疆的对外开放开始升级,像云南、广西、新疆、内蒙古等省区,开放引领作用正在凸显。”翟崑说。

  当前,以北部湾港为重要节点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正加快步伐,经广西北部湾港开行至重庆、兰州、贵阳、成都、昆明等地的班列已经拓展到8条,北部湾港至香港和新加坡的班轮实现常态化运营。北部湾港航线已实现东盟主要港口全覆盖,并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个港口通航。

uxAi-hqackaa7512543

  消费者在第十五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上选购商品。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消费者在第十五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上选购商品。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越南河内的黎氏香2015年来到中越边境东兴市从事食品销售工作,每月可以挣到3000多元人民币。“因为会说中文,我在公司帮助老板协助管理越南工人,每个月的收入比在越南多了一半,这在以前很难想象。”黎氏香说。

  广西壮族自治区商务厅厅长蒋连生说,中越之间共有多个跨境经济合作区正在建设。自2015年试点、2017年正式启动以来,在中国凭祥、东兴等地务工的越南人已超过10万人次,极大缓解了广西边境企业劳动力短缺的难题。

  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执行院长王玉主说,边疆地区知名企业走向周边国家,将直接带动当地经济增长和就业,甚至促进对象国产业的转型升级,沿线区域的互联互通和贸易便利化也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一带一路’突出陆海统筹,而中国边疆地区正是陆海统筹的关键区域,随着中国对外开放步伐的进一步加大,中国边疆地区将在开放大舞台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翟崑说。

(本稿件内容由中国共产党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