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家市属公园近200件文物汇聚首博,从园林与北京城市格式,园林及水利、水系的联系,园林与公共文明生活等新视点,见证不同前史时期的国都面貌,深化体现北京园林的前史文明、敬天尊祖的陈旧文明、中华礼乐文明、名人书法文明。市民经过多件“文物重器”感触首都公园的宿世此生。

  新京报讯 《园说——北京古典名园文物展》自5月18日起在首都博物馆开幕,展出了来自颐和园、天坛等11家市属前史名园的近200件文物。

  据统计,5月18日至26日,展览参观者达39871人次,现场展开解说70场次,服务近3000人。

  天坛铜鎏金编钟展现礼乐文明

  《园说》展览精选了天坛公园保藏的祭祀礼器、乐器等文物精品。

  在展览的第四单元《百年公园旧貌新颜》部分,一枚来自天坛的明代铜鎏金编钟在1900年“庚子事故”中被八国联军掠走,漂流至印度。1994年,在编钟被掠走近百年之际,印度陆军参谋长乔希大将来华访问,向我邦交还了这枚编钟。它被标定为国家保藏一级文物,移送天坛保管。

  颐和园送展文物创展览多个“之最”

  颐和园送展了70余件展品,其间4件文物可谓本次展览中的精品。

  坐落第三单元开始方位的兽面纹三牺尊距今有3000多年的前史,为商代时期青铜祭祀用礼器,体型硕大,是本次展览中前史最悠长的文物。

  乾隆御题青玉云龙纹瓮则是本次展览中展出的最大的单体玉雕文物,在清代为祭祀酒器。这件青玉云龙纹瓮为一整块巨大的青玉,随形雕制而成,内膛呈现出海棠形,外壁浮雕海水云龙纹饰,内底琢刻乾隆皇帝隶书诗文,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

  在“三山五园 移天缩地”展厅中心展出的缂丝无量寿尊佛像图轴,长宽别离到达近7.5米和4.5米,是国内现存同类文物中体量最大的一件缂丝文物。整幅缂丝画工精密,色彩美丽,并且有乾隆皇帝的五方印章,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本次展出为这幅巨大的缂丝图第一次对大众展出。

  寿皇殿宝坊匾芯“失踪”六十年初次露脸

  此次展出中,一件来自景山寿皇殿的宝坊匾芯具有特别的前史意义。

  景山公园寿皇殿宝坊始建于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是景山山北的第一组建筑,也是北京皇城内仅存的保存最为完好的三面宝坊,为四柱三间九楼式宝坊,每个宝坊正反面均有牌子,宝坊原匾额均为乾隆皇帝亲身题写。

  1947年,三座宝坊进行补葺,用木质替换了原有的石质匾芯,但没有任何档案记载被替换的匾芯被怎么处理,本来的石匾芯就这么不知所终了。直到2009年公园在整理仓库时,意外发现了三块石质匾芯,至此,“失踪”了60多年的寿皇殿宝坊匾芯总算重见天日,并在本次展览中初次露脸。

  《浏阳二烈遗念》见证前史革新

  在展览现场,琳琅满目的文物之间,一块看起来粗糙原始的长形“石槽”显得分外突兀。这是香山出土的引水石渠的一部分,于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建筑静宜园时制成。

  据策展方介绍,香山引水工程后对京西园林、寺观的造景发生了重要影响。“可以说,是香山引水工程成果了三山五园的光辉绚丽。经过一段引水石渠,咱们看到了古人有理水、用水方面的才智,也展现出我国园林对周边环境的照顾与使用。”

  北海公园保藏的《浏阳二烈遗念》具有特别的前史意义。《浏阳二烈遗念》著作中的“浏阳二烈”特指两位维新志士唐才常和谭嗣同。著作底图为谭嗣同牺牲前所藏,梁启超先生取得之后,在上题写了奠文,作为对蔡锷将军和唐谭两位勇士的留念。《浏阳二烈遗念》的时代并不久远,但这幅著作将梁启超、谭嗣同、唐才常、黄遵宪、蔡锷五位对我国近现代开展发生过严重影响的前史人物联系到一同,成为我国前史革新的一个缩影,尔后作为一级文物成为北海公园园藏文物珍品。

  此次展览中,北京植物园选送了清代大藏经和明代大藏经各一函作为参展文物。其间《乾隆版大藏经》以明《北藏》《南藏》为蓝本,比明刻诸藏更具有时代特征,可谓释教经典的总集,在世界释教史上占有重要位置。

  新京报记者 周依